Shapeshifter

吃爆。TEW圈还在苟而且还苟出了新花样我热泪盈眶

moyhconan:

总裁你对这位艺术家怎么看?

无售后拉郎。卡姆斯基先生和史蒂芬诺先生你们相互认识一下呗。

表情逐渐担忧

塔窟鸭_:

rk800: 我觉得不行

【警探组】Deviant Of the Deviants(漢康漢無差,可當親情向看)

呜哇😭

嘰裡呱啦嘿:

**Warning**


*本文含原作主要角色死亡要素


*廣義BE但是我自己覺得很甜……「


*角色屬於原著OOC屬於我


*時間線為三線全員存活後


以上


是否已閱讀預警 


△是


○否


 


正文


在解放運動成功後,Markus見到了形形色色的仿生人。


有飽受虐待終於奮起反抗的;


有突破梏桎後選擇回到原本主人的家中成為家人的;


有選擇和仿生人伴侶雙宿雙飛的;


有尋找不到生命的意義臥軌自殺的;


Markus甚至看過一個產生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現象的仿生人男孩,在被檢測到傷痕後為前主人辯護,堅決要留在原本的家中。


很多仿生人都像是要把这些年积攒的情感一口气释放出来一样的強烈,而強烈的方向却不相同。


說白了,這場革命給予仿生人的是一種選擇,可以自由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Markus作為發起人並沒有權利干涉他人的所思所想。


在Markus的帶領下,針對仿生人與人類關係的法律被逐條擬定,Kamski在這場革命後重新接管了Cyberlife的管理,關閉了所有販售仿生人的店面,轉而致力於研究仿生人相關產品。食物,服飾,配件,醫療——甚至是育兒產品。速度之快讓底特律的大部分人都懷疑他是不是對這一切早有準備。


2043年八月,North和Markus有了第一個孩子,也是史上第一個由仿生人所產下的仿生人寶寶。完全的基因定序使得仿生人的代碼——或者仿生基因——可以在人工處理後以精原細胞的方式存在,经过培育后,仿生人與人類間任何性別,任何種族配對間的產子成為了可能。


這讓許多跨種族家庭有了希望,人類的壽命相較起來終究是短的,孩子的產生似乎讓他們在伴侶死亡時的痛苦可以減輕些。


Markus終日在仿生人之間遊走,多年來依舊覺得在所有人裡面,Connor算是較為特殊的一個。Hank在得知Connor沒地方去後將他領回了家,他們繼續在警局作為搭檔處理仿生人相關案件。


在大部分人看來,他似乎還是一個沒有被轉化的仿生人。沒摘的指示燈,一絲不苟的性格,冷酷無情,沒什麼朋友,簡直就是個機器人!他甚至因為我過馬路闖紅燈而給我開罰單!Markus曾經聽到North這麼抱怨道,想到當時的場景和North哀怨的語氣,他們在Jericho的新大樓里笑成一團。


笑歸笑,Markus知道那不是真的。他們的合作機會很多,也算是朋友。他知道Connor會在接到Hank電話時嘴角上翹,知道在說出Hank或者Lieutenant時他的語氣比平時多了多少熱度,知道他在聖誕節挑選禮物時向不多的朋友求助時的無措,知道他在Hank被失業的瘋子拿刀襲擊時的憤怒和驚慌,知道他被趕出家門時的難過,知道兩人吵架時他的煩躁。


很多很多,Markus想,他只是不在沒有必要時展現他的感情而已。


他們的關係在Markus看來非常難以定義,父子?情人?同事?朋友?但是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Connor很愛很愛Hank,無論是以哪種方式。


所以在一次小型合作商談中Connor前所未有地突然停止話語時,Markus知道什麼事情發生了。


仍然在運作的指示燈亮著紅光快速地閃爍。過載,Markus快速地判斷,對North使了個眼色讓她把合作方請走,急忙將仿生皮膚褪掉附上了康納的手。


那一瞬間,Markus感受到了從未感受過的強烈情緒。


迷茫,不可置信,無措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瞬間,Connor仿佛被驚醒了一般不顧身後的椅子快速地向後退,他狠狠撞到了椅子,又撞到了墻。額角的指示燈依舊在閃著紅燈,提醒著過載可能會造成的硬體傷害。


“Connor?”Markus試探性地接近了再次停止了任何動作的Connor,“發生什麼了?”


Connor抬起頭,音頻組件發出了一個單音,卻隨即被顫抖打斷。


他張張嘴,再次嘗試著發出完整的聲音,卻看到了自己本該穩固的肢體組件正在發抖。


“我…我需要先行離開。”Connor站起來向門口走去,路上又撞倒了一把椅子,“抱歉。”然後跑了出去。




Connor不記得是如何到達醫院的。這對於Connor來講十分陌生,仿生人的五感所覺理應直接被記錄在記憶核心中。


他按了下,進了電梯,按了地下一樓。


真奇怪,他能記得過去做過的事的每一個詳細的細節,精確到每一個腳步都可以完全還原,卻唯獨不記得自己是怎麼、為什麼來到醫院的了。


叮得一聲電梯停在了地下一樓,Connor走了出去,停在門前,開門,進去。


然後他看見了Hank,他躺在那裡,不復平時的暴躁。


Connor靠近了點,沒有注意到Fowler的歎氣,站在了Hank身邊。


然後他小聲地嘟囔了一句:“這不是Hank,根據數據顯示正常情況下Lieutenant Hank Anderson會直挺挺地只蓋著白布躺在床上的幾率為2.67%。”


他像是才看到似的環顧周圍,露出了茫然的眼神盯著眼前的Hank。


“Lieutenant?”


“Lieutenant Anderson?”


“Hank?”


“Hank?”


他抬起手,想要像他們剛認識不久時那麼拍醒他,手剛接觸到皮膚時感受到的冰冷讓他打了個冷顫停了下來。


這不合理,溫感組件出現故障,進行自檢。


#溫感系統已開啟,系統正常運作#


他愣了一下,又小聲地說了一句


“……Hank?”


沒有咒罵,沒有“他媽的仿生人”,沒有“他媽的Connor”,沒有“他媽的你個臭小子讓我再睡五分鐘”


Connor突然明白過來,Hank死了。


他想這時候他或許是該哭的,可是RK800型作為專業警用仿生人為了高效被剔除掉了很多模擬人類生理行為的組件——比如說淚腺。


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只好站在那裡看著Hank。


最後是Fowler聽說Connor沒有回去以後衝進停尸間把衣服和臉上已經結霜的Connor硬拉出來的。


就算是最先進的仿生人,在那樣的環境下幾個小時后依然難免僵硬,Fowler歎了口氣,將一個芯片放進Connor的制服口袋中,“這是錄音系統記錄下來他的……遺言,他的親屬只有你了。”說完Fowler拍了拍他的肩膀,離開了。


Connor回到了家裡,像平常一樣餵飽了Sumo,看著被Hank弄亂的房間突然沒有了整理的興趣,他在客廳直接待機了。


葬禮在第二天。Hank的朋友不多,緝毒警察的危險性讓他的大部分朋友都先於他去世。開始到場的只有三個人,Connor,Fowler,和Collins。Connor穿了一件花襯衫——這在外人眼裡看起來十分可笑,甚至有人路過他時看到他額角閃爍的指示燈白了他一眼。Connor能猜到他們的想法:沒常識的仿生人。但是這對Connor來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Hank曾經開玩笑似的和他說過:“我葬禮的時候別給我穿那些黑不溜秋的玩意兒,不是黑就是白搞得跟他媽的監獄似的。”為此Connor難得真正生氣了一次,想象中的Hank死亡讓他的處理系統莫名升溫,產生了類似於暴躁的情緒。這場冷戰結束於Hank開著車把離家出走的Connor拖回家時,時間為2046年01月20日01時34分12秒。


後來陸陸續續地有一些Hank曾經幫助過的仿生人與人類前來獻花。Markus和Jericho的幾個初始人員也來了,Markus沒有多說什麼,上前給了Connor一個擁抱,放下花束便離開了。


Connor看著土一點點地蓋住Hank的棺材,最後還是決定上前把Fowler放在棺材旁的警徽拿了起來放進了口袋裡。


他又一次回到了家,又一次像平常那樣餵了Sumo,然後發現自己再一次不知道該做什麼好。


最後他拿出了口袋裡被警徽上的土弄得有點臟的芯片,插入自己的讀取系統開始查看。


Connor的音頻系統接收到了嘈雜的聲音,Hank的喘氣聲極為明顯。


“操他媽的你們別嚎了耳朵都要聾了!”Hank咳嗽了起來。


”咳咳咳,Connor……“他像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似的停頓著,又粗喘了幾下。


再一次開口時Hank的聲音弱了一些,也柔和了不少,像是終於下定決心要說點什麼了。


“Connor,你還有你的人生,別他媽的在這個破警察局受氣,想做什麼就去做……”話語停了下來,緊接著的再一陣劇烈的咳嗽。


或許是意識模糊的關係,Hank的聲音再一次變弱了不少:“記得要喂Sumo吃飯……操反正這事兒你比我記得清楚。整房間可以但是不要丟我的酒,真他媽鬧心,剛從Gavin那個傻逼那兒坑來一瓶單一麥芽一口還沒喝到。……有時間多去和你們那個什麼他媽的領袖多出去讓他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被轉化的,別整天宅在家裡我可不記得把你教成了個宅男。”Hank停了很久,久到Connor如果不查看進度條會以為這段錄音已經完了。過了很久,Hank的聲音再次傳出來:“Don’t be sad, Kid.”


錄音結束了,Connor遲遲沒有把芯片拔下來,而是留在了自己位於胸口的接口處,復原了仿生皮膚。


他又拿出了Hank的警徽,用手指將上面的塵土拍乾淨,Lieutenant Hank Anderson 再次從泥土下顯露出來。


他想起報紙曾經預測Hank很快會升為局長;


他想到他們第一次在酒吧的相遇;


他想到Hank對他的道謝;


他想到卡姆斯基測試;


他想到了-49層;


他想起他們一起辦案的每一次經歷;


他想起受到其他仿生人質疑時Hank的維護;


他想起Hank生完氣後歎著氣問他:“跟我一起的時候你明明他媽的就是個煩人的人類,為什麼和別人就不行?”


而他回答:“他們不是特別的。”


記憶核心像是要爆炸似的快速運轉著把每一件事的每一個細節調了出來,系統不斷警示著崩潰傾向。


Connor躺在了Hank看球賽時的沙發上,桌上還放著Hank喝了一半的啤酒,手上拿著Hank看球時用來發洩的抱枕。


他第一次像嬰兒一般踡縮起來。


Hank,Hank,Hank,Hank,Hank


What should I do?




Fowler一向是最早到達辦公室的人——仿生人解放前不算,那些仿生人警員過去一向直接在辦公室里待機。投訴信讓他迎接不暇,不是Gavin又出口侮辱仿生人,就是Hank又喝了個爛醉。這兩個人在底特律警局的投訴信堆疊在一起可以撐爆一台普通警用仿生人的處理核心讓他直接宕機。


所以當他到達警局發現燈已經打開時十分震驚,他真的不覺得這群兔崽子哪個勤奮地能在這個時間久到達辦公室。


然後他看到了那個開啟溫感系統呆呆地看了Hank一下午的仿生人。他依然雙手背後,站姿端正,就像他的老同學還在時一樣。


聽到腳步聲,Connor維持著那個站姿轉向他:“Captain Fowler,請問接下來我需要和誰搭檔?”


Fowler的嘴張張合合,像是無法相信Connor會在這裡:“……你還好嗎?”


“Run Diagnosis,”Connor停了一下, “所有系統正常運作。“


Fowler的設想中沒有想到這個一直粘著Hank的,號稱最異常的異常仿生人的小子會留下來:“今天會有新進的仿生人和人類警官,你……先待命吧。”


仿生人露出微笑:“收到。”


在這之後,Connor授命成為了像是教官一樣的存在,為此Connor提出了他這十年來唯一的要求。他偶爾也去Jericho和CyberLife幫忙測試新的軟件技術。幾乎每一個新進警員,無論是仿生人還是人類都和他做過搭檔。高效,冷靜,耐心,經驗豐富,顧全大局,懂得變通,每個搭檔都表示受益良多。


只是他們仍然有個疑問:他真的已經被轉化了嗎?


如果是Fowler,他會回答是。因為底特律中央分局從此以後有過許多工資與地位高於Lieutenant的人才,可是再也沒有人被稱作Lieutenant,而掛著紅冰特勤小組2027海報的那張桌子也再沒有人坐過。


很久以後,Fowler退休不久后壽終正寢,局長的位置傳給了曾和Connor搭檔過的一個人類警官,他正直而勇敢,受到愛戴。


警局更新換代好幾屆,Connor依然做著一樣的工作,一樣早晨六點到達警局,一樣十二點準時回家。


直到有一天,在那之後的不知道第幾任局長發現Connor不在警局。最後他們發現Connor手裡緊握著什麼靠在Hank的墓碑上沒有了動靜。


2175年8月,#313 248 317 - 51仿生人,Detective Connor Anderson能源耗盡,對生物組件與記憶核心產生不可逆轉的傷害,狀態更改:死亡。


 


 


以下個人感言,涉及部分線路劇透。


終於寫完了。


從對Hank和Connor感興趣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在想一件事:如果Hank死了,Connor會怎樣。


Connor身上那種機械與人性的混雜是讓我最有興趣的地方,我認為Connor這個角色的關鍵之一是找到這個平衡點。


彩蛋的地方Connor依然沒有摘下指示燈,脫下制服,這讓我覺得他對他身為警用仿生人的身份是極為自豪的——I’m worth a little fortune。比起成為人類我覺得Connor更像是回歸自我。


我認為他喜歡辦案也喜歡談判,所以決定讓他在革命後回到警察局繼續和Hank搭檔,並且偶爾協助Markus做一些談判。


Connor這種性格的人,如果他是人類的話,在生活中我認為也是很少有人能理解的。


他們自律又冷靜,能力強,像是沒有缺點,除非是真正熟悉的人否則很難了解他們。


我認為Connor在這樣的基礎上更加一層無機質性,他甚至沒有辦法流眼淚,因為這個組件並不存在於他體內,也因此可能有更多人無法理解他為什麼明明被轉變了還是這個樣子。


他可以冷靜地用掃描系統得知犯罪現場的所有信息,也可以在看到Hank的尸體時不敢相信以為自己的溫感系統有損壞。


他可以無助地看著曾經熟悉的家變得陌生,踡縮起來尋找安全感,也可以在第二天像沒事人一樣去局裡問自己的新搭檔是誰。


他可以365天不休假地朝6晚12,但是他也可以在137年的人生中只做一個警探,為了自己愛的人能留下痕跡,留下一個可以給自己回憶的契機。


他可以像個機器一樣容顏不變活137年,但是他也可以不更換能源直接死在Hank的墓旁邊。


他可以無視很多人的不理解,但是他也可以因為Hank說的一句玩笑話而真的照做。


在人生最重要的時刻Kara有Alice有Luther,Markus有North和很多小夥伴,他們都有和自己類似壽命的人可以陪伴,但是Connor呢?他只有Hank一個人,本文里雖然Sumo也活了很久但是終究是狗的生命,沒有人在他漫長的人生中可以陪伴他。


後面其實越寫越倉促,我感覺很多事情不需要贅述但是又感覺太快了最後改煩了想說就這樣吧


如果能看到這裡,非常感謝您的觀看,這是第一次寫文有很多不足之處,思維混亂文筆幼稚,請原諒我寫出這樣一個康娜醬,他真可愛我愛他「?」137年這個我其實具體忘記是什麼東西了就當是能源吧「」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hhhhhh算是俩人爆肝记录整理了时间线又开脑洞的work,本来真的想产单纯cp粮orz

转载自:云是永远的自由人

生气的母鹅鹅😠。一直想试试这个鬼畜的发型...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发型出现啊_(:_」∠)_。

"Give my glasses back, Ms.Pe..." "U look better not wearing it, DARLING."